当前位置: 主页 > >

 
:我们坚持一个错误的战略太久了。我认为这是因为——我们不愿意承认这个主意没有我们原先想的那么好,或者是我们没法让它实施起来。如果我们能对自己诚实一点,我们就能尽快转向,而且也会有足够的资本来实施一个新的战略。我觉得我作为 CEO 作出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没能尽早从错误里走出来。